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保障国内经济基本稳定运行记者:今年以来,中央政治局会议频频强调”产业链供应链”。从”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到”要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再到”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如何理解这些表述的变化?许召元:全球产业分工和发展的逻辑已经从竞争力为主转移到稳定性和竞争力并重的新阶段。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国都把更好地保障其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少发达国家都在重新审视其产业链供应链的全球布局,甚至将一些产业转移到国内生产。增加自主可控能力是当前我国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核心任务之一。不同时期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有不同内涵。在疫情暴发之初,保稳定的主要任务是要加快复工复产步伐,确保工业生产对国内和国际的稳定供应。随着各国更加重视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特别是随着美国将我国不少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产业链供应链不稳定、不安全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隐患。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主要任务是能够在国际供应受阻的情况下,保障国内经济基本稳定运行。强调关键产业和可控”能力”记者:自主可控与当前强调的国际合作、对外开放矛盾吗?应如何处理两者关系?许召元:自主可控强调的是”关键产业”,核心是要关注可控的”能力”。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可控是指在面临外部(主要是国外)的产品、零部件、技术等供应受限时,还能够依靠国内的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运行,为经济发展提供产品、服务。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重在对国民经济稳定运行有重要影响的关键产业。例如,我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彩电生产国,但是彩电产业也有一些零部件需要从国外进口,即使如此,这对国内的经济运行和人民生活的短期影响也很有限,这些产业就不用过于强调自主可控能力。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可控重在强调”能力”,自主可控不等于全部国产化,也需要加强国际合作,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虽然短期内有波折,但总的趋势仍然是开放与分工合作,各国主要发展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即便是对关键产业,也不需要全部用国产替代进口,而是重在具有自主可控的能力。以集成电路为例,2019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总额约为3000亿美元,如果这一领域技术突破实现了自主可控,就不需要进口了吗?我认为不一定,更大的可能是我国还会进口一部分,也出口一部分。供需两端需共同发力记者:怎样算自主可控的产业链供应链?我们应该如何补短板,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许召元:我国产业链供应链主要短板在高端环节,增强自主可控能力需要供需两端共同发力。我国是世界上产业门类最齐全、综合生产能力最强的国家,在绝大多数产业的中低端环节都具有很强的生产能力,部分高端产品也有较强的生产水平,目前的短板主要体现在高端环节上。例如,在集成电路领域,我国已能够生产90纳米的光刻机,能够满足很多对制程工艺要求不是特别高领域的需求,但在高端光刻机领域还存在技术空白;在数控机床领域,我国的中低端机床已经实现了大量出口,但高端的数控机床包括刀具、主机、数控系统等各个环节都需要大量进口。增强自主可控能力需要强化供给侧的能力提升,也要同样重视需求侧的拉动作用。任何技术的进步特别是应用技术的突破,都离不开需求牵引。因此,此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就是要形成需求牵引供给的良好局面。一方面,产业链中的大企业要有备份意识,要释放一部分的需求,采购使用国内生产的、可能比进口产品差一些的零部件和原材料,给国内产品应用的机会;另一方面,要充分发挥数字经济优势,加强和优化对各类电商平台治理,引导平台实行按质排名,让平台优先推荐高品质产品,更好披露产品的质量信息,促进需求端形成优质优价、引导产业升级的重要拉动力。(经济日报记者 黄鑫)来源:经济日报